位置:长乐新闻网 > 汽车消费 > 正文 >

说说 "长乐影院" 的 "前世今生"

2018年10月28日 18:32来源:未知手机版

k128次列车时刻表,向,俄称若遭制裁将报复,普田炉具,宋林父亲,不倒翁的做法

王伯秋是一个无神论者,1934年到任的下车伊始,恰值长乐河阳境每十年一次的逢甲“普度”。他立即通知主持普度的“总坛”,明令禁上。“总坛”提出这次“普度”是为“九一八”、“八一三”抗战阵亡将士亡灵超度。王伯秋不同意,并张贴告示说:“你们对阵亡将士的关怀,很好,但勿听信世俗的诳诱,希将普度应用之费,缴来县府,由县府派员详查阵亡将士家属的真名实姓,给予抚恤,使沾实惠,岂不更好于寄托鬼神烧冥衣钱纸吗?”由于双方相持不下,酿成河阳群众一千多人拥到县署门口请愿。王伯秋想到群众思想倾向,不宜堵塞,只宜耐心疏导。为了避免事态扩大,他让当时国民党长乐县党部指导员林舫出来劝说群众先行散回,公推代表二三名从长计议。王伯秋托辞上省参加各区专员的行政会议,暂时离开长乐,等到他回长乐时,普度活动已草草收场。事后以对这次主持普度的“总理”黄隆毅罚款示警了结,没有使矛盾激化。赢得了群众的好感。

为逐渐提高群众的素质,王伯秋着手筹备成立民众教育馆,开办短期义务小学,提倡识字运动,以书报、刊物、课堂,启发群众接受科学知识,引导他们关心国事,激发他们的民族意识。对未办学的边远乡村,则组织流动施教团,购置电影机、留声机、教育影片等,前往宣传教育。并组织卫生队督促市场及公共场所保持环境清洁。还在县城构建一批娱乐的场所:在中山路中段,建造了一座当时颇为壮观的“中山堂”,用于演出专业和业余的文娱节目,活跃了群众的文化生活。

此外,还在街道周围塔坪山的三峰塔下建起南山公园(现被称为郑和公园)和塔山运动场。又在河下街畔建起江滨公园。临江还建了一座小巧玲珑的休憩亭,成为群众夏夜乘凉的好所在。并在太平桥上汾溪之畔观音寺旧址芝阁前广场,辟吴航公园,作为群众游乐休息的场所和马戏团表演卖艺处所。为了激发群众建设家乡的热情,王伯秋还亲自撰写《新长乐歌》:“新长乐,乐何如。背山面海,人文之区。有田可耕,有海可渔。更有壮丁十万,保护我乡闾。生产日丰财用纾,民智日开人无愚。礼、义、廉、耻,声被海隅。努力,努力,大家努力,共建新长乐,新长乐,乐何如。”1937年“七七”事变后,长乐县苗圃主任共产党员项德崇(项南)和当时民众教育馆馆长陈似云、作家陈婴子等人组织起明天歌咏团,经常在长乐各地巡回演出。组织妇女宣传工作队深入乡村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,引起当局的惶恐不安,却得到身为专署专员兼县长的王伯秋的有力支持。1938年王伯秋调离后,明天歌咏团被勒令解散。时至70年后的今天,人们还是念念不忘。

搜集、保护地方历史文物

长乐自古被誉为“海滨邹鲁”、“文献名邦”,古迹文物比比皆是。王伯秋在城关设立民众教育馆。该馆除了排列书报供群众阅读外,还负责调查和收集保护地方历史文物。他本人就对此做了许多努力。其中作为长乐历史文物瑰宝的《天妃灵应之卜记》碑(俗呼“郑和碑”),便是一例。此碑原嵌在南山三峰塔寺墙壁上,历经沧桑,被湮没土中,直至1930年为长乐首任县长吴鼎芬发现,曾被拓赠一些知名人士,并移置于县署“思善斋”内。后来墙圮,又被杂草所掩。1936年王伯秋因公到南京,国学图书馆馆长柳贻征曾问到郑和碑。回长乐后,他立即多方寻找,终于在“思善斋”旁边找到。他在读后又拓赠海内外部分学者,一时掀起讨论和研究郑和史迹的高潮。

王伯秋还准备建一座护碑亭,并已撰写《碑亭记》,他在文中对郑和作了很高的评价,称郑和“拥无训练之舟师,航未探测之海洋……卒能远致南洋,历三十余国,相率而朝贡于明,和之功与张骞、班超抗矣。”并说到“其未发也,必赍中土之产物,以遗远人。其既归也,必携海外之珍宝,以献邦国。其影响长乐经济、实业、文化与夫远大之图,倡导遐迩者何如?”同时把河下港畔今江滨公园中的一段路命名为郑和路,以扩大郑和在长乐的影响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clcxzq.com/qichexiaofei/1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